一口吸尽西江水 万古千今无一滴

  唐朝时有一位素有“东土维摩”之称的佛门居士名为庞蕴,一生中留下了许多传世偈诵和公案。庞居士字道玄、衡阳(今湖南衡阳)人,祖上世代以儒为业,但他却少悟尘劳、志求真谛,同他的好友丹霞天然禅师一样,明了“选官不如选佛”之理,并未同一般士子一样做出应科举、考功名、入仕途的人生选择。

  庞蕴在彻悟本心之前遍参诸方大德,期间到洪州(今江西南昌)拜谒马祖道一禅师。初见马祖便向他抛出了曾在石头希迁处参学时的一个老问题“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”:那个唯一、独立存在的,不与一切有形的现象、事物乃至无形的观念理论为伴侣的人是谁?马祖则直截了当地回答他“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,再向汝道”:等你一口喝光西江里的水时我再来回答你。

  只此一句话,将庞蕴当下内心的种种分别、种种思维完全打断阻塞,对于任何人来说“一口吸尽西江水”都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庞居士听闻此语,想必也感觉要让马祖回答这个问题是没有希望了。但就在此刻庞居士念头一转,好似遮蔽多时的乌云顷刻散去、顿领玄旨“原来这个不与万法为侣之人不须外求、本自具足”。

  见性之后的庞蕴居士还留下了“十方同聚会,个个学无为。此是选佛场,心空及第归。”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偈诵。“一口吸尽西江水”也成为之后很多禅师接引、教化弟子学人常使用的禅机。

  无独有偶,在传统文化典籍《庄子》的外物篇中也有一条与“西江水”有关的故事:庄子家比较贫穷,有一天去向监河侯借钱。听明来意后监河侯非常爽快地答应了,对庄子说:“等秋收之后我所属封邑的租赋税金都收上来时,我就借给你三百金,怎么样?”

  庄子一听忿然作色对监河侯说:“我昨天来的时候,在路途中忽然听到有声音叫我,四下环顾发现原来是一条被困在干涸车辙中的鲋鱼。它请求我去找一点水来救救它,不然它很快就会干渴而死。”

  庄子随后告诉鲋鱼他即将到南方的吴越之地去,那里江河湖泊众多,他会引“西江之水”来解救它。但是鲋鱼听后大发雷霆道:“离开日常所需的水后我已经无所安身,这时候只需要有一些少量的水就可以活命,没想到你却说出这样的话,那你还不如早早到卖干鱼的市场上去找我。”

  对于只需“斗升之水”便可全生的鲋鱼来说,当下再谈引千里之外的“西江水”来救就已经不是最适宜和妥当的办法了。诚如“远水难解近渴”,无论大事小情还是亦或某种道理如果不能当下应机逗教、注重现实的合理性,那就如“西江水”一样是大而无当、大而无益的了。

  寓言中的“西江”与马祖的“西江”在地域上各有所指,引申的旨趣也不尽相同,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“西江水”也纷纷被入诗题画、乃至成为人们的口头语而久远流传。汩汩而流的西江之水,也在无时无刻地沁润人们的思想、指引者人们对于修行与人生之理的思考。

  • 分享
分享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