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儉戒奢 | 凈慧長老與僧團“四化 ”——以“堅持僧團生活平民化”為中心(中)

三、以僧團“四化”,克服“四氣”

  通過對當代佛教界所存在問題的長期觀察和深入思考,加之對於中國佛教歷史的深刻認識,2005年7月1日,凈慧長老在河北省佛學院第三屆學僧畢業典禮上,第一次提出了僧團“四化”的主張:

  為了從根本上加大貫徹落實“四八”方針的力度,為僧伽教育創造優良的內部修學環境,我覺得我們寺院內部,當前要認真抓好僧團自身建設的“四化”工程。這個“四化”是思想建設方面的工程,是精神建設方面的工程,是關係到當前我們佛教,特別是僧團應當發揚什麼、應當堅持什麼的大問題。這“四化”就是:僧團道風要堅持傳統化,僧團管理要堅持律制化,僧團弘法要堅持大眾化,僧團生活要堅持平民化[1]

  在僧團生活方面,凈慧長老始終主張應堅持“平民化”的方向。對此,他這樣說:

  僧團生活要堅持平民化,是指僧團或者寺院在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“四依”的精神。“四依”才是比丘的生活方式,戒律上規定比丘依“四依”而住。“四依”就是:着糞掃衣、常行乞食、依樹下住、用陳棄葯。······當然中國和印度國情民俗不同,古今生活方式各異,但“四依”的精神不能丟。······我們今天的寺院雖然說不能照搬古代印度僧人的生活方式,但是我們要提倡節儉的生活作風,要提倡清貧的生活作風,要提倡勞作與修學並重的生活作風,要提倡百丈禪師“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”的生活作風。我們要力戒浮華奢侈之風,要力戒講排場、擺闊氣之風,要力戒“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”之風,要力戒“德之不修,學之不講”之風。總之,出家人是修道之士、是傳道之士,要擺脫一切有礙清修、有礙道風建設的追求享受、追求世俗化的生活作風;防止僧團學德的滑坡、素質的下降、形象的矮化。出家人生活的平民化是個大問題,我們的一切設施是為大眾準備的,要與大眾共享,不要有佔有的慾望。佛法是大眾的,佛教是大眾的,寺院是大眾的。離開了大眾的參與和成就,我們一無所有。這就是因緣法,我們要懂得隨緣而住,隨緣而作,隨緣而來,隨緣而去,萬事隨緣,輕安自在。[2]

  這一理念基於僧團生活“四依”精神,又充分體現了“佛法是大眾的”原則,與長老一貫主張的“四個大眾”的理念相一致。

崇儉戒奢 | 凈慧長老與僧團“四化 ”——以“堅持僧團生活平民化”為中心(中)

  凈慧長老認為:“佛教在今天,一定要在建設人間佛教的基礎上,再要提出來建設平民佛教。‘平’不是貧窮的‘貧’,是平常的‘平’。就是建設普通老百姓能夠接受得了的佛教。”[3]在兩年後的另一次開示中,凈慧長老進一步闡述了“平民化”的含義:

  兩年來,我在不同的場合講過多次,僧團生活的平民化的問題。所謂平民,不是貧困的“貧”,是平常的“平”,就是我們的生活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大體上是持平,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低的,就是一般的。一般的所謂粗茶淡飯就可以了。現在僧團的生活,從我們柏林寺來講,應該說大體上是維持了一個平民化的狀態。但是,在有一些地方,超出平民生活水平的現象,存在得很嚴重。造成老百姓對“和尚”、對寺院有一種憤憤不平的心理。這種東西、這種情緒如果是發展下去,或者是有某一個事件做導火索,那就很可能引起局部的“教亂”。[4]

  在這裡,長老還是從現實出發,強調僧團生活要符合實際,符合當地社會發展水平,不能優越於普通民眾。“在寺院管理的四化中提出‘僧團生活平民化’,就是要求我們的生活保持低調,不要走向極盛的派頭。同時我也提出防止‘俗闊官霸’四氣,也是為了寺院,乃至整個佛教能保持平穩的發展勢頭。古人講寺院管理有四不可盡:‘勢不可使盡,規矩不可行盡,話不可說盡,福不可享盡。’我感到這四條仍然具有相當重要的現實意義。” [5]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考慮,也是出於一種佛教生存的憂患意識:“歷來的教亂,原因多種多樣,其中最主要的一條,寺院的生活的腐化墮落是教亂的直接原因。我們學佛教歷史,永遠要記住這個歷史的教訓,時時刻刻不要忘記這一點,忘記這一點,我們就要犯大錯誤。忘記了這一點,你這個寺院就不得安寧,你這個僧團就不得安寧。”[6]凈慧長老更進一步延伸,提出心態的平民化、作風的平民化

  生活要平民化,而且我們的心態也要平民化,我們的作風也要平民化,我們的言談舉止都要平民化,那才和弘法的大眾化是相應的。······信徒往往有困難、有煩惱會到寺院來找和尚聊一聊,希望得到一把鑰匙,打開煩惱的鎖結。我們出家人要有耐心,要跟這些普通的信徒多接近、多接觸、多了解、多安慰。佛法慈悲的教育就是要來撫慰那些心靈有創傷的人、心靈有痛苦的人,佛法就是要來安慰那些苦難的靈魂,時時刻刻想到這一點。所以生活平民化,是來源於思想作風的平民化。[7]

崇儉戒奢 | 凈慧長老與僧團“四化 ”——以“堅持僧團生活平民化”為中心(中)

  實際上,凈慧長老也坦陳這一“平民化”的主張,是基於對虛雲老和尚等佛門大德日常行履風範的概括:

  我在前幾年曾經說到,我們僧團的生活要平民化。這個思想並不是我的思想,而是虛雲老和尚的思想,我不過是把虛雲老和尚的作風、老和尚艱苦樸素的生活形態進行了一種歸納,概括為平民化。老和尚的衣食住行,都非常平淡、簡單、樸實。[8]

  • 海報
海報圖正在生成中...